coco桑

火影乙女向 鼬 小段子 孩子视角

吃蛋糕的方法

看着眼前的蛋糕,宇智波希想,就算我们家都是甜党也吃不完啊,何况自家父母一个钟爱三色丸子一个和金平糖不离不弃,自己也不是非常喜欢奶油蛋糕。正想着要怎么解决这块大蛋糕的希想不到晚上就被喂了一口狗粮。

难得孩子气的母亲的场合
这是一个很大的双层蛋糕,当夕月回来的时候上面的一层已经被希吃完了,下面一层中间奶油少,夹层间的水果多,而外侧奶油多。
在切下来一块蛋糕后,两个人商量,靠近中间奶油少的部分被夕月吃掉了,斜着叉蛋糕,尽量不叉到奶油。
原来母亲不太喜欢吃奶油啊,希想。

走宠溺风的父亲的场合
晚上鼬回来以后,也切了一块蛋糕,希注意到父亲是先将蛋糕上的奶油刮掉吃完后,才一口一口吃掉里面的蛋糕胚。
平素没注意过父亲吃蛋糕的方法的希突然有被噎住的感觉,然后决定尽快把蛋糕吃完。

来源于自家父母的日常
想得到两个人是怎么分一个蛋糕的

片段


一期一振是在河边找到夕的,他迟疑了片刻,才走上前去将羽织披到埋下头蜷缩着的身躯上。

“主人……”

一期一振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主人,在他印象中的夕是强大的、坚定的,是体贴的、细致的,很聪明,却偶尔也有犯傻的地方。但面前的身影却打破了以往的认知。她周身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压抑、沉重。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一期一振却觉得她一定在哭泣。身躯微微颤抖,究竟是因为夜风凛凛还是因为心中的情思无法压抑。而这难得的脆弱,竟让一期一振觉得无比怜爱。

一期一振走上前去,站到夕月身前,单膝跪下,他的影子掩盖了笼罩在夕月身上的月光。

“失礼了,主人。”

伸出双手拥住眼前的人儿,夕的头正好抵在一期一振的胸口,因为突然的动作,夕全身一颤,愣了几秒才理解现在的状况,抬起头,正对上一期一振的视线。一期一振蜂蜜色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眼神里有着安慰……以及疼惜。

夕不自觉地伸出手,抓住一期一振胸前的衬衫,原本压抑着的眼泪猝不及防地流下。

“一期……”

她就只是那样呆呆地看着一期一振,甚至都没有察觉到眼泪划过脸颊。一期一振看到,眼中的疼惜更甚。用手轻轻抹去女人的泪珠。

“阿嘞……我……哭了。”

夕好像不敢相信,松开手去擦脸,但眼泪就像是打开了长久封闭的闸门一样停不下来。夕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粗鲁。一期一振看不下去了,紧拥住眼前的女人。

“没关系,想哭的时候,哭就好了。”

夕犹豫了一下,也伸手环住了一期一振的身体,埋首在他的怀里哭泣。

“呜……呜啊啊呜……呜……”

手指用力抓住对方的衣服,小声地嘶吼,好像似在把以往压抑的痛苦都发泄出来。

一期一振皱着眉头,一手扶着她的头,一手从腰间环上肩膀,用着不让她感到难受的力量紧紧抱住她。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不是你的错,你很努力了……”

一直重复,安抚着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夕。

无名 chapter 00


        一次偶然的机会,夏目被名取邀请外出游玩,这次没有工作,纯粹是出来玩的。

        “说起来,名取先生为什么会成为演员呢?”

        夏目的这句话成为了一个契机。

        “那当然是因为我这耀人的光彩如果没有人欣赏那该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呀。”

        像这样一个闪光体怎么可能不吸引人的注意。

        “啊,那是不是名取周一!”

        “最近正红的那个男演员对吧!”

        “对对,就是那个。”

        “好帅!”

        夏目和猫咪老师看着眼前伸手撩发,背景闪闪发光的名取周一,忍不住满头黑线,浑身抖了抖。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

        本来会是这样的,没想到晚上躺在床上,名取又提起了这个话题。

        眼前的男人变了表情,是平时很少见到的认真的表情。从床上支起身子,眼睛看向窗外,声音低沉,不知道为什么,夏目总觉得眼前的名取先生身上有着他还无法理解的心情,那大概是悲伤,是怀念,又带着无法忽视的幸福感,以及惆怅。

      “白天的时候,夏目问过我对吧,为什么会成为演员呢,我想,大概是憧憬吧,那个在舞台上闪耀着光彩的……”